连城 > 红楼春 > 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
    看着凤姐儿和鸳鸯抱着贾母大哭,林如海、黛玉也唬了一跳,忙上前去看。

    王夫人亦在一旁看着,满面担忧……

    贾蔷站在门口方向,似有些迟疑进退不得,就见黛玉回头看了他一眼,眼神复杂,有委屈,也有欣慰,还有嗔怪和责备……

    贾蔷一时不解到底甚么个意思,试着往外迈了步,黛玉登时睁大眼睛蹙起眉头来,贾蔷干笑了声,收回脚,却还是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黛玉又好气又好笑,比口型道:“过来!”

    贾蔷无奈缓缓走了过去,头疼无比。

    这时,贾母也在鸳鸯又是掐人中又是送女之下,慢慢睁开了眼,老眼皆是泪……

    那凄慌模样,凤姐儿、鸳鸯、王夫人和黛玉见了都齐齐落泪。

    享福受用了一辈子,如今被个逆孙气成这样,都快逼着去上吊了……

    林如海虽看出贾母这般模样中,有一部分故意为之,但也有部分,应当是真心憔悴,便叹息了声。

    贾母看着不远处的贾蔷,气虚道:“你不是要去辞官让爵吗?”

    贾蔷呵呵一笑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贾母见之哼了声,却反手拉住黛玉的手,落泪道:“要怨,就怨外祖母罢!”

    黛玉落泪,轻轻摇头道:“并不怨呢。”

    贾母连连点头,道:“我的好玉儿,比那起子孽障强的多!往后,若不想来这边,便不来罢。只是,等我死了,你一定要来送我一送,就不枉我疼你一场!”

    这话登时让黛玉哭出声来,想起当初不过五六岁便千里来京,孤苦无依,便是这位外祖母给了她无尽的关爱,甚至超过了亲孙女儿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不拘是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顽的,凡宝玉有一份顶尖儿的,府上若是少了她的,老太太必会生气,再给她补一份。

    家里那么多姊妹,月例银子大多一人二两,独她和宝玉,老太太每月还额外送许多钱来让她去使,打赏下人用。

    这份慈爱,却是实打实的。

    如今听老太太这样说,黛玉伏在贾母手臂上,哭道:“怎会不想来?外祖母莫非不要玉儿了?”

    贾母闻言也泪如雨下,搂着她道:“我又怎能不要你?你娘在时,这么些儿女里,我便最疼她。如今她不在了,我连她的那一份,也一并疼在你身上了。我若不要你,却是连这幅心肝儿也一并割了去。玉儿啊,外祖母疼了你这么多年,独这件事上亏欠了你,等你出阁的时候,这一房子的家俬,但凡你看上的,都给你!连宝玉也不留他!”

    黛玉只是摇头,道:“我不要,只要老太太身子好起来,甚么都好。”

    贾母闻言,对林如海道:“我养了这么多孙子孙女儿重孙,加起来也不及我的玉儿啊!”

    一旁王夫人面色都有些泛黑了……

    林如海微笑道:“都好,都孝顺。”

    贾母目光终究还是落在贾蔷面上,道:“如今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贾蔷摇头道:“现在问我又有甚么意思?这等事,原先怎么不问我?”

    贾母闻言,脸上那模样那神情,像极了看到贾琏在路边和母犬野合的样子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!

    凤姐儿也抽了抽嘴角,笑道:“蔷儿,这婚姻大事,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问你?!与情与礼都不合呀。便是林妹妹,日后也得是老太太先请了媒人去林府和姑丈说媒,姑丈点了头后,再和老太太、老爷们商议诸事,与你甚么相干?你就乖乖等着当新郎官就是了!”

    这世道里,莫说一个贾蔷,便是皇子、皇太子
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(第1/3页)